1

分享

校長評論家◎東方白 撰

  

﹝2003與東方白、李喬攝於台北福華飯店﹞

如果有人問臺灣人:「島上文學評論家有幾個?」他會回答:「多如過江之鯽。」如果有人問東方白:「其中校長評論家有幾個?」我會回答:「別無分店,獨此一家──歐宗智。」
歐宗智與我素昧平生,我認識他是2002年4月在《臺灣文學評論》第2卷第2期偶然讀到他的〈人道精神的謳歌/談東方白《浪淘沙》的崇高主題〉才開始的。可能是卷帙浩繁的緣故,截至那時,能讀完《浪淘沙》這部大河小說的讀者已鳳毛麟角,而肯耗費心神提筆為它書寫評論的評論家更寥若晨星,也莫怪我讀完歐評之後,會驚為天「文」,感激他明「白」之深與瀝「沙」之詳。
爾後,歐宗智關於「東方白」的評論,有如雨後春筍,令我目不暇接,儼然成了「東方白文學」的介紹人與推廣家。等半年後在臺灣相見恨晚,以及兩年來太平洋兩岸的魚雁往返,我對歐宗智瞭解更深,友情彌篤。現在謹就我所知,略述歐宗智「卓然成家」的三大特色:
一、業餘評論家──歐君身為校長,日理萬機,僅能于夜深人靜之際,犧牲寶貴的睡眠時間撰寫評論。因為沒有空閒與餘力允許製造文學垃圾,所以篇篇皆精,句句可圈。
二、轉型小說家──歐君青年以小說起家,壯年才逐漸轉型,終於專心一意致力文學評論。因此其評論,兼具論文之理與小說之趣,不像一般枯燥玄奧的評論,逸趣橫生,可讀性高,連未閱文本的讀者也讀得津津有味。
三、褒貶兼論家──毛姆在他的《世界十大小說家及其代表作》說過一句名言:「世上沒有一本十全十美的小說。」所以歐君的評論可說是「公正的評論」,因為他不「捧」(褒而不貶)、不「謗」(貶而不褒),他「褒」、「貶」並兼──前者指出文章的優點,誘讀者來欣賞;後者點出作品的缺點,引作者來改進──這種評論對文學才有裨益。
歐宗智將其近年來發表的評論,輯成《橫看成嶺側成峰/臺灣文學析論》一書,囑我作序,因為書中大半評論涉及「東方白」,我無可推託,乃寫此數語,成此短序。
最後願再向歐宗智補述一句──喜見君在文學山外「橫看成嶺側成峰」,更盼君于評論頂上「千丈嶺頭又立一峰」! 
── 2004.3.26 雪國愛城
【東方白簡介】
東方白,本名林文德,1938年生於臺北大稻埕,大學時代起即陸續有小說、散文發表。1963年,東方白自臺灣大學農業工程系水利組畢業,1965年赴加深造,1970年獲加拿大莎省大學工程博士學位,1974年移居亞伯大省愛蒙頓城,擔任亞伯大省水文工程師,現已退休,專事寫作,著有《臨死的基督徒》、《黃金夢》、《露意湖》、《東方寓言》、《盤古的腳印》、《浪淘沙》、《真與美》、《魂轎》……等二十餘部,曾榮獲吳濁流文學獎、吳三連文藝獎、台美基金會人文獎、臺灣新文學貢獻獎、臺灣文學家牛津獎等。
#牛津  #東方白 
分類:藝文

創作文類包括小說、散文、詩與評論等,著有《仰望自己的天星》、《春衫猶濕》、《東方白「浪淘沙」析論》、《臺灣大河小說家作品論》、《村上春樹長篇小說析論》、《諾貝爾文學獎小說賞析》……等二十餘種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精神的貴族.彩色的人生──我的文學我的生活
  • 下一篇
  • 歐宗智寫作年表記要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