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 1

分享

幸或不幸

情書

﹝茶花﹞

喬:
我深信,你是我唯一愛過的人,再沒有第二個人能在我心中佔有這麼廣大的空間,除了你,沒有別人。
《春衫猶濕》是我們共有的、曾經活生生的過去。那華岡的種種,那風、那雨,那山仔后通往學校的曲曲折折的小徑,那剛起鍋的油條,那大忠館的傳奇,那陽明山公園的夜晚,甚至我們激烈爭吵的大仁312室……我都不能忘記。是幸福?抑或不幸?
你是我選擇愛情的水準,我深信能超出這個水準的人微乎其微,能帶給我更多感動的人,太難求了。我老覺得心中有個人,一直佔據不走,抗拒任何外來的感情。自你之後,我沒有愛過任何一人,機會雖然有,卻不是我所願把握的。也許年輕不再,竟覺感情是一種無法承受的負荷。
我還活在過去,怎麼辦?好在我們離得遠,否則,只怕我又會連夜趕去會你,然後繾綣終日了。
喬,這相思如何了得?
Juliet 1981年12月10日
#情書 
分類:藝文

創作文類包括小說、散文、詩與評論等,著有《仰望自己的天星》、《春衫猶濕》、《東方白「浪淘沙」析論》、《臺灣大河小說家作品論》、《村上春樹長篇小說析論》、《諾貝爾文學獎小說賞析》……等二十餘種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一冷就想起你
  • 下一篇
  • 思念成了痼疾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