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 1

分享

生活碎屑(2021.9.29)

追憶似水年華 普魯斯特

﹝觀音閒坐﹞

‧ 普魯斯特《追憶似水年華》寫於百年以前,大膽捨棄了傳統小說的敘事結構,突破時間限制,建構「回憶的巨厦」,書寫愛欲生死的掙扎與思索,以及描述日常生活的細節,既無小說主要情節卻又未損其魅力,這是此著在小說藝術上最偉大成就。更難得的是,7大冊、超過3千頁、多達230餘萬字,居然能夠正式出版面世,應是世界文學史上空前絕後的創舉了。
‧ 普魯斯特《追憶似水年華》裏,當「我」所崇拜的,活躍於巴黎社交界的斯萬先生因病去世,「我」不禁感慨,斯萬曾是幻影的熱心追求者。心想:「幻影形形色色,有被人追求的,有被人遺忘的,有被人重新尋覓的,也有時只求一晤的,目的在於接觸一種不現實的生活,虛無縹緲一縱即逝的生活。」此與佛家所謂「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」、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」,當可相互印證。
‧ 蕭洛霍夫《靜靜的頓河》裏,老哥薩克潘苔萊粗魯不文,暴躁易怒,自私貪婪,為了維護家園,辛苦一生,努力在戰亂中尋求生存,終致家破人亡,客死他鄉,成了大時代浪潮的一個泡沫,怎不令人為之唏嘘。這也是對戰爭的一種無聲的吶喊與抗議吧!
‧ 四十將屆,在臺灣一直找不到結婚對象,眼看適婚年齡快過去了,他透過仲介,娶了年輕的越南老婆,未滿二十歲。由於越南那邊本來就比較早婚,所以岳父岳母年紀都比他小,陪妻子回娘家時,感覺真的怪尷尬的。
‧ 聯合副刊70歲了。現在有些大報副刊竟然四天捕魚三天曬網,聯合副刋則維持天天見報,難能可貴,不愧是文學重鎮。想起學生時代,還曾在課堂上舉行聯合報第一屆小說獎作品研討會呢!
‧ 散文和小說以字數計酬,詩亦比照辦理,這會不會太誇張?畢竟,「詩」是最精鍊的文學形式,以最少、最優美的文字表現出最豐富的內涵,抒寫生活情感,傳達哲學思想。不是嗎?
‧ 好書,必須精讀,此為培養閱讀能力的最佳手段。允宜口到、眼到、心到、手到,邊讀邊想邊整理重點與摘要,勤查字典,背誦佳句,乃至相互討論,撰寫心得,養成閱讀的良好習慣。
‧ 升大學採計高中三年學習歷程,而且是上網填報,果然成為教改大災難了。教育部為改而改,過於相信科技,如今騎虎難下,豈一個慘字足以形容!
#追憶似水年華  #普魯斯特 
分類:日記

創作文類包括小說、散文、詩與評論等,著有《仰望自己的天星》、《春衫猶濕》、《東方白「浪淘沙」析論》、《臺灣大河小說家作品論》、《村上春樹長篇小說析論》、《諾貝爾文學獎小說賞析》……等二十餘種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是否忘記我的存在?
  • 下一篇
  • 另一種巧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