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

分享

生活碎屑(2021.3.25)

普魯斯特

﹝《追憶似水年華》第七冊「重現的時光」﹞

‧ 普魯斯特《追憶似水年華》第七冊「重現的時光」最後,有感於滄海桑田,人事已非,昔日活躍於上流社會的大人物們的一個個年華老去、風光不再,作者決定寫下這本書,紀念充滿歡樂、欲念和悔恨的日子,說道「他們占有一個無限度延續的位置,因為他們像潛入似水年華的巨人,同時觸及間隔甚遠的幾個時代,時代與時代之間安置了那麼多的日子──在時間之中」。讀此能不掩卷慨嘆乎?
‧ 《追憶似水年華》的素材是普魯斯特以往的生活,而且表達的是心理的真實。當然,此著也是作者找回似水年華的唯一手段,真實、燦爛、輝煌。
‧ 文學是苦悶的象徵。普魯斯特於《追憶似水年華》說,作品就像自流井,痛苦把我們的心挖掘得越深,作品的內容就越豐富。當想像、思考失去活力,此時,痛苦便來啓動它們。明白了痛苦是我們在生活中能遇上的最美好的東西,我們就會毫不畏懼地想到死,簡直就像想到一種解脫。
‧ 捷克作家米蘭.昆德拉第一部長篇小說《玩笑》,主角路德維克在大學學生會擔任要職,平時愛開玩笑,喜歡冷嘲熱諷,對一切都嗤之以鼻,拿什麼都不當一回事,然因他是「可靠」的共產黨員,是以儘管曾被同志們批評「有個人主義的殘餘」,依然能夠獲得寬容。不過,大學女友瑪凱塔參加為期兩週的黨員培訓班,心滿意足,喜不自勝,他卻為了不能和瑪凱塔在布拉格一起度過假期而悶悶不樂,故意寄了一張明信片,捉弄她「忠黨愛國」的「健康思想」,寫道:「樂觀主義是人類的鴉片!健康思想是冒傻氣。托洛斯基萬歲!」(註:托洛斯基與史達林的革命路線不同,是史達林政敵,流亡海外後遇刺身亡。)沒想到,這張開玩笑的、惡作劇的明信片,遭到檢舉、指控,且成為反對共產黨的確鑿證據,從此讓他陷入悲慘的命運,堪稱白色恐怖又一章。
‧ 個體有別,要齊觀,可能嗎?雙重標準,要避免,可能嗎?是非黑白,要清楚,可能嗎?公平正義,要落實,可能嗎?現實人生,要不惑,可能嗎?
‧ 樂觀者曰:最好的日子是還沒有來到的明天。
‧ 有位小女孩說,她覺得最可愛的事包括:家中狗的眼睛。映在河裡的街燈。濕石。雨的氣息。彈鋼琴。街上紅色的屋頂。炊煙升起。雨飄落臉頰上。新剪綠草的氣味。罐裝茶葉的味道。雲中的月亮。嬰兒的微笑。登上小山岡往下看。溫暖的手織的圍巾。唱歌時內心的感受……。而我覺得,最可愛的事是,安靜的假日,忽然間,門外傳來童稚天真的聲音:「阿公阿嬤,我回來了!」你呢?
‧ 居然發生「鮭魚之亂」,臺灣之不可思議又添一樁。喜歡吃鮭魚嗎?生食?熟食?一生一世終不悔嗎?(記2021.3.17-18「壽司郎」行銷活動造成身分證改名「鮭魚」風潮)
‧ 教室內,講桌正前方的座位,有專屬名稱嗎?據說,嘉義人通稱此為「公媽位」。挺傳神的。真妙!
#普魯斯特 
分類:藝文

創作文類包括小說、散文、詩與評論等,著有《仰望自己的天星》、《春衫猶濕》、《東方白「浪淘沙」析論》、《臺灣大河小說家作品論》、《村上春樹長篇小說析論》、《諾貝爾文學獎小說賞析》……等二十餘種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河上的月光
  • 下一篇
  • 無聊的報復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